第两百四十七章 舞姬是不会喝酒的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张燊和袁魏羁被捆在了木屋里,陶花媛用桃花瓣在左脸上印了三个桃花印,好像在脸上刺了花绣一般,狰狞又有杀气。

“认得你家桃花三娘么!”陶花媛恶狠狠的看着二人。

张燊摇头道:“我在涌州地界也待了些年月,从没听过桃花三娘的名号。”

袁魏羁看了张燊一眼,叹口气道:“你这人,不长命,桃花三娘的名号谁不知道?就算之前不知道,咱现在不也知道了吗?”

陶花媛喝道:“今夜你们落到我手上了,还有什么话说?”

张燊神色平静道:“士可杀,不可辱,看在绿林道的规矩上,你们别辱我名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陶花媛赞叹一声:“好刚强!”

袁魏羁一脸狂傲,放声大笑:“大丈夫,能屈能伸,看在绿林道的规矩上,你们留我一条性命,当牛做马,不在话下!”

陶花媛赞叹一声:“好襟怀!”

二人阐明态度,等着陶花媛发落,陶花媛反问一句:“若是有人打到你们山寨上,你们当如何处置?”

张燊道:“若是有人犯我寨上,我当让其片甲不留!”

袁魏羁咳嗽一声道:“我这人没那么重的戾气,凡是都有商量。”

陶花媛道:“今夜二位落在我手上,本应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但我有一事相求,二位若是愿意答应,日后咱们三家山寨,仍可和睦相处。”

张燊一皱眉,他认定这不是什么好事:“要杀便杀,何来恁多罗唣!”

袁魏羁一笑,他不在乎是什么事:“有事便说,反正你说什么事我都答应!”

陶花媛一笑,在众人面前展开了一幅涌州地图。

看到地图第一眼,张燊愕然道:“这是官图!”

官府的地图和市面上常见的舆图有些区别,陶花媛道:“张寨主,你能一眼认出官图,看来你的举人不是假的。”

张燊笑叹一声:“昭兴二十一年中举。”

陶花媛诧道:“真是举人?那你为何落草?”

张燊低下头,没有回答。

陶花媛没再追问,在地图上指着缓骛山南边一座村寨道:“两位可知此乃何处?”

《天阿降临》

张燊道:“黄家堡,你要到这地方作甚?”

陶花媛道:“我想到这地方做一场生意,我听说这里有几万石粮食,还有够几万人的军械。”

袁魏羁不笑了:“桃三娘,你疯了怎地?你知道黄家堡是什么地方?”

陶花媛道:“我见识浅薄,还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袁魏羁道:“那是图奴的粮草和械库,少说也有上万士兵把守,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敢去那地方做生意,我劝你趁早收了这心思。”

“这主意我打定了。”陶花媛正色道。

袁魏羁紧锁双眉,和之前什么都肯答应的态度大不相同,他对此事又慎重了起来。

“桃三娘,要说做生意,袁某倒也知道些门路,咱不用去打图奴的粮仓……”

陶花媛道:“我不去别的地方,就去这!

这不是图奴的粮仓,这是大宣的黄家堡,图奴在大宣杀人、放火、糟蹋姑娘,我是宣人的种,他们的粮食和军械,我抢定了。”

袁魏羁苦笑一声:“我敬你是个豪杰,可你拿什么抢?你知道图奴……”

张燊道:“这生意,我做了!我山寨上有两千多人,都听陶姑娘调遣。”

袁魏羁看着张燊道:“装什么英雄,你那两千多人好作甚?你真当你的喽啰兵,能当正经兵马用?”

张燊道:“陶姑娘说的对,黄家堡是宣人的地界,这生意若是不敢做,张某却配不上这宣人的种!”

“扯你娘淡,老子是换了种怎地?”袁魏羁沉默半响道,“我人手比你多些,三千上下。”

看到两人的态度,陶花媛笑了。

她给两人松了绑。

难道不怕这两人只是逢场作戏么?

怕!

但陶花媛有后手。

这两人身上带着她的法阵,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

袁魏羁忧心忡忡,默坐片刻,问道:“有鸡吃么?”

陶花媛笑道:“不怕我下毒么?”

“毒死倒好,不连累我弟兄!”袁魏羁抱着一只鸡,撕下一片肉,塞进嘴里,指着地图道,“有两条大路通往黄家堡,但这两条大路恐怕有重兵把守。”

张燊皱起眉头:“袁寨主,这是官图,你先把手上的油污擦擦。”

张燊舔了舔手指,指着地图,接着说道:“这处,有一条小路,估计图奴不会留意,但就算混进黄家堡也没用,这条小路通不了车马,咱们带不走太多粮食!”

张燊道:“带不走就烧了!”

陶花媛摇摇头道:“烧了太可惜了,还有哪位绿林道上的好汉与你们相熟?”

袁魏羁摇头道:“相熟也没用,他们不敢打图奴!”

陶花媛笑道:“不敢打是因为没打过,打图奴是个很痛快的事情,打过一次,就打上瘾了。”

……

十方勾栏,徐志穹就着黄酒,吃了两盘酱肉,在躺椅上蹭痒痒。

“钱大哥,你先在这看影戏,我去洗个澡就来。”

午后第一场是皮影戏,徐志穹对皮影戏向来没什么兴趣,正逢身上奇痒,想趁此机会洗个澡。

钱立牧拉住徐志穹道:“兄弟,现在还洗不得,你身上全是血痂,正是长肉的时候,这一洗若是生了疮,这辈子都是病根。”

徐志穹觉得六品的体魄,这点伤应该很快就能痊愈。

钱立牧笑道:“这还不快么?你知不知道自己伤得多重?听哥哥一句,踏踏实实在这看戏,心只要静下来,身上就不痒了。”

徐志穹道:“光是看这皮影戏,这心怎么能静的下来?”

钱立牧笑道:“所以说,你这修行还是不够。”

钱立牧招呼一声,两名舞姬进了雅间。

他准备提高修行强度了。

一名金发碧眼的西域舞姬,先帮徐志穹揉揉按按,身上果真没那么痒了。

钱立牧觉得酒里少了些滋味,让一名舞姬过来嚼酒。

这名舞姬是图奴人,名叫莎玉娃,图奴男子毛发旺盛,相貌丑陋,但女子长得十分标志,莎玉娃刚来大宣不久,大宣话还说的不是很清楚,磕磕巴巴道:“我是不晓得喝酒的!”

钱立牧笑道:“不是让你喝,是你嚼了,吐出来给我喝。”

莎玉娃一脸为难道:“我是真不晓得喝酒的。”

她好像听不明白钱立牧的话。

钱立牧一皱眉,想吩咐伙计换个舞姬,莎玉娃赶紧赔礼,她不想错过这桩生意:“客官,是我错了,我陪你喝酒!”

莎玉娃一杯酒喝了下去,脸色微红,轻掩朱唇,好像要吐:“我确是,不晓得喝酒的。”

钱立牧一笑,拿过酒杯道:“不会喝就算了,我自己喝就是。”

他自斟自饮一杯,莎玉娃见状,赶紧拿起酒壶,坐在钱立牧的膝盖上,陪着钱立牧喝了一杯。

喝完这一杯,莎玉娃呛得直咳嗽,钱立牧摇头叹道:“别再喝了,你且陪我说说话。”

莎玉娃摇摇头:“掌柜说过的,客官喝,我就要喝的。”

钱立牧笑道:“在我这没这多规矩,你给我倒酒就好,真不用喝。”

“不行的,客官喝一杯,我必须要喝一杯的,不然掌柜要骂我的。”

……

一个时辰过后,钱立牧拉着莎玉娃的手,眼含热泪道:“兄弟,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兄弟,咱们相见恨晚,咱们有缘分,咱们是知己,对,就是知己!”

莎玉娃还是听不太懂钱立牧的话,她拿起酒杯道:“客官,喝酒吧,你喝一杯,我喝一杯。”

钱立牧干了一杯道:“兄弟,你慢点喝,你看你,都醉了,我跟你说,咱们哥俩,不用这么见外,虽然你是图努人,但我不在意,我就认你这个兄弟,我欣赏你,我叫你一声哥!

我平时,不喝这么多酒,我,我,我见到你,我是真心高兴,来,咱们接,接着喝,你一杯,我一杯……”

说完,钱立牧抱着酒壶,滑到了椅子下面。

莎玉娃把钱立牧扶回到躺椅上,看着徐志穹,一脸羞涩道:“我是真不晓得喝酒的,客官,我给你倒酒,你喝一杯,我喝一杯。”

“不喝!”徐志穹赶紧把酒杯收了起来。

我最讨厌不诚实的人!

影戏结束了,歌姬上来献唱,唱了一曲《声声慢》。

在勾栏里,很少能听到《声声慢》,因为《声声慢》的曲调缓慢,其声如同哽咽,多写愁苦忧思。

要是放在醉心阁和玉安馆这种地方,《声声慢》是上等曲子,因为阁和馆最讲究情调。

勾栏是普通人解压的地方,大部分人不愿听这么悲凉的曲子,但这位歌姬唱功实在深厚,刚唱了两句,原本喧闹的勾栏之中鸦雀无声,唱完了半阙,有不少听者已经落泪了。

等唱到动情处时,莎玉娃哭得梨花带雨。

徐志穹诧道:“你当真听得懂吗?”

莎玉娃摇头道:“听不懂的,但就是想哭!”

是呀,哪怕听不懂歌词也想哭,但凭着曲调就能把眼泪催下来,这歌姬太强大了。

她蒙着脸,穿着厚重的长衫,容貌和身材都看不清楚。

一曲唱罢,歌姬离去,徐志穹还在回味之中,却听有人推门进了雅室。

“徐兄,刚才那一曲,可觉得动听?”是周青林。

徐志穹点点头道:“这歌姬叫什么名字,可否请过来一叙?”

周青林摇头道:“小弟可没这个本事,这是大宣第一歌姬,林若雪!”

徐志穹一惊,他听过林若雪的名号。

林若雪在大宣的名声太响亮了,无数王公显贵,甘愿一掷千金,只为听她一曲,她的歌声对大多数人而言,只存在于幻想之中。

真没想到今天能在勾栏里听到她的声音。

“林若雪怎么会到了勾栏?”

周青林道:“听蔑十方说,这是林姑娘专门给他的面子,在十方勾栏唱上一个月,每天只唱一曲,唱完了就走,什么时辰唱还不一定,您今天赶上了,就算福气!”

徐志穹点头赞叹:“是有几分福气,可惜钱大哥喝醉了!”

周青林支走了舞姬,对徐志穹道:“徐兄,小弟今天是来送信的,双熊关开战了!”

徐志穹闻言,起身整饬了一下衣衫。

他该走了。

周青林叹道:“徐兄,我道修为到七品,按理说就该舍却凡尘俗世了,可徐兄你都到了六品,在凡尘之间的纠葛却还是这么深。”

徐志穹明白他的意思:“咱们各有各路,各有各的修行,我就算去了你们罚恶司,心思也在凡尘间,帮不了你们太多,你们还不如多花点心思,想办法留住钱大哥。”

周青林道:“钱大哥已经留住了,他说他这辈子都不走了。”

徐志穹笑道:“这是好事呀!”

“好归好!只是钱大哥日夜都在勾栏里,他这名声……”

徐志穹皱眉道:“钱大哥有六品上的修为,你们还恁多挑拣?我走了,钱大哥醉了,你却要好生照顾!”

周青林把舞姬招呼进来,让他们准备些醒酒汤药。

莎玉娃煮了一壶酒,周青林给徐志穹倒了一杯:“徐兄,战场凶险,你可千万小心,兄弟等你凯旋归来!”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莎玉娃在旁边也把酒给喝了,呛得直咳嗽。

周青林笑道:“我给徐兄践行,你怎么也跟着喝了?”

莎玉娃道:“客官喝一杯,我喝一杯,掌柜的是这么说的!”

“你会喝酒么?”

“不会!”莎玉娃摇头道,“一点都不会的。”

周青林打量了莎玉娃一番,笑道:“我偏要你跟我喝几杯。”

徐志穹劝了周青林一句:“她真的一点不会喝,你可千万别为难她。”

周青林点点头道:“徐兄放心,我自有分寸!”

徐志穹走出勾栏,从衣襟里拿出几瓣桃花,借着桃儿当初留下的桃花阵,到了双熊关。

刚出了法阵,一块巨石朝着面门呼啸而至,徐志穹赶紧躲闪。

巨石不断落下,徐志穹在石雨之中左右横跳。

这什么地方?

怎么离敌军这么近?

连敌军的投石车都看的这么清楚?

他离敌军确实很近。

他不在双熊关城里,他在双熊关墙外。

他在两军的战场中央。

双熊关里有蚩尤兵主印,关内技能受限。

徐志穹不能直接飞进双熊关,落地时必须提前加以控制,先飞到双熊关南边。

徐志穹没加控制,直接飞到了双熊关北边,落在了图奴和双熊关的中间。

这就意味着他一个人直接面对了图奴的十万大军。

等等,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一个人在乱石之中横跳。

那人身上受了伤,眼看要被飞石砸中,徐志穹赶紧冲上前去,把他救了下来。

“兄弟,你终于来了,我以为这条命真就保不住了!”

“现在也难说就能保得住!”徐志穹拉起太子重做法阵,“先想办法离开这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大乾长生 她唇之下 表面矜持 首富从盲盒开始 天阿降临 天天中奖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镇妖博物馆 御道倾天
相关推荐:梦幻西游我的物品能具现无限之独领风骚古代接生婆我的老婆是蛇妖神探小鲤鱼霸道总裁的赔心交易灵魂交易交易千年后,开局百万桶石油从虫巢开始修仙斗破:我夺舍了云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